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博发彩票 > 多字节 >

警惕汉字变质阻止汉语退化

归档日期:05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字节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一匹千里马,如果被当作牛役使,去拉牛车运货,去拉犁耕地,它可能比不上一头普通的老牛。所以,很可能被一头普通的老牛取代而被抛弃。而今天的汉字,正处在类似的情况里。

  汉字的基本功能是表示汉语单词的词义的,这一性质,是由汉语的“一音多意”或叫“语音多载”的性质决定的。因为汉语是“语音多载”的,汉字的读音对区别词义的作用不大,所以一直以来,汉字就没有直接表音的部件,汉字的读音是间接的,即口传的。

  在实际的对话现场,汉语的语音虽然是多载的,却不会造成误解。这是因为,对话双方可以参照对话现场的实物、语言上下句的关联、手势、语气、表情、共同的经历背景等等,来区别“同音异意”词;即使出现误解,也可以当面立即作补充说明,以释误解;或者采用变通叙述的办法来避开“同音异意词”。

  而在书面文字环境下,失去了对话现场的现时条件,区别“同音异义词”的唯一办法就是利用汉字的形状。所以,创建汉字的基本原则就是“义异形异” ,使用汉字的基本原则就是“字异义异”。否则,就会出现误解。例如,“向‘qian’看”,如果‘qian’不用两个形状不同的字“钱”、“前”来表示,那就出现歧义了。

  近百年以来,在一些片面的或错误的语言文字理论的指导下,使很多人看不到汉语汉字的特点和本质,分不清单音节词为基础的汉语与多节词为基础的语言的本质区别,分不清汉字与拼音文字的本质区别。以为汉语、汉字发展的方向,随世界“大溜”就是对的;以多音节语言、文字为研究对象的西方语言文字理论,套在汉语、汉字上也都是正确的。

  例如《新华词典》对“文字”一词的解释就是:“语言的书写符号,它是人类最重要的辅助语言的工具”。这里有两点错误:1。语言是由单词和语法、声调、语气组成的。文字只表示语言中的成分之一“单词”,并不能表示语言的全部;文章才能表示语言的全部。2。文字更不是“辅助语言的工具”,而是表示语言的“单词”的“书面符号”;文章也不是“辅助语言的工具”,而是“语言的书面形式”。语言和文字同是人们思想交流的工具,一个为可听形式的,一个为可视形式的。因为文字是语言的书面形式,所以,一定性质的语言决定着一定性质的文字;不是随便找任何一种符号就可以作为任何一种语言的文字的。

  按照这种错误的观点,又导出了“文字与语言没有必然联系”的错误观点。既然文字是“语言的书写符号”,是“语言的辅助工具”,又“与语言没有必然的联系”,那么就可以用任何符号来取代汉字了,反之,也可以用汉字来表示任何语言了。这些错误的观点,在实践中得到了验证: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2000多年了,西方多音节语言的任何民族,也没有用过汉字作为表示他们语言的“符号”;中国最近40多年的汉字拉丁化改革,也以失败告而终。

  这种片面的和错误的语言文字理论,不单导致了汉字改革走错了方向,更使汉字的应用失去了原则。汉字的本质是由汉语决定的,它基本的功能是表示词义的。在翻译外来语言的单词时,早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就有过“译义”还是“译音”的争论。因为错误理论占了上风,所以,直至今天,对外来单词仍是“译音”不“译义”的。例如“克隆”、“色拉”、等等。这种做法,表面看来,汉字的外形没变,而在实质上已经把“表意汉字”改成了“音节汉字”了。这样,就使汉字丢失了表示语意的本来功能,变成了一个纯粹的表示语音的“符号”,失去了表示语意的本质。就象细菌进入鸡蛋里一样,蛋壳虽然没变,内部已经臭了。况且汉语的发音舌位与外语的发音舌位是不同的,表音是很不准确的、可笑的;汉字的读音在中国都不同一,怎么能用汉字也表示日语音,也表示英语音,也表示俄语音,也表示印语音,也表示法语音?

  中国的汉字拉丁化的改革,就是在这种片面的和错误的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。虽然在2006年叫停了。但这种错误的理论仍在指导着多数语言文字研究者和工作者,“臭鸡蛋”仍在不断增加。例如,他们仍然坚持对外来单词“译音”不“译义”;仍然认为将几个“异义同音字”合并为一个字是对的;仍然看不到将表义汉字当作“音节字”使用对汉语、汉字的深远危害;仍然认为汉语单词的发展方向是多音节的,认为汉字已经太多了,仅2000个汉字就够用了,所以不赞成创建新汉字来表示新事物,对汉字的停滞和汉语的退化,认为是发展;等等。

  通过各种途径将表意汉字改成“音节汉字”的做法,就是逼着汉字倒退到拼音文字原先的“音节文字”的阶段(可参见“汉语汉字发展规律研究提纲”的第七章),时间倒退至5000年前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时代。这种做法,都是人家早已用烂了扔掉的,今天有人还当成“先进”的方法捡起来滥用。这些人还主张,对于大量出现的新事物,只用现有的汉字组建多字二级新词来表示,从而导致大量多音节单词和多义字的增加。对于一字多义造成误解的问题,采用组建多字单词(实际就是“多音节单词”)的办法来解决。例如,用“粗糙”和“粗大”取代“粗”字;用“纤绳”和“纤维”取代“縴”、“纤”;等等。

  这种做法,其实就是为了使汉语退回到多音节语言的原始阶段----用添加音节的办法表示新出现的事物。也就是让已经发展到人类语言第三阶段的汉语,再返回6000年前,重走一趟第二级段的旧路。让今天的“千里马”,退化为“始祖马”。

  这种倒行逆驶的做法,直接的危害就是使汉语向着多音节语言的方向退化,变得繁杂混乱、难学;使汉字失去表意的本质,使汉字文章变得冗杂而又模糊,完全失去“言简意赅”的本来面目。让本来最先进的汉语变成落后语言的“跟屁虫”-----“随世界语言大溜”。

  有些人在答辩为甚么对外来词汇,“译音”不“译义”时说:“找不到与外来单词相应的汉字”来表示。这是借口。例如,“克隆”―――意思就是“磕模”、“复制”;“色拉”―――意思就是“提纯”、“筛杂祛毒”。即使没有现成的对应的汉字,为什么不创建一个新汉字?现在有很多新事物的名字多得很拗口了,却不造个新汉字来表示它。例如;十二烷基二苯甲基甜菜碱、天文陀螺定向仪、计算机总线控制芯片、等等。对于这类长名,外国人都知道用缩写字母来代用之,中国的古人都知道把“青白色相杂的马”用一个“骢”字来表示之。而今天的“学者”们却不去创建新字来表示大量出现的新事物,岂不反常?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常的现象,一个原因是一些人受错误理论的支配,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一些人的民族自尊心和上进心不足。如果这两点不彻底解决,汉语、汉字就会在多数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渐渐僵化、退化、变质、淘汰,哪还有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新形势中与别人争锋的份!

本文链接:http://dixiebandcamp.net/duozijie/2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