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博发彩票 > 恶毒战士病毒 >

传说中有四种鸟最恶毒???

归档日期:08-0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恶毒战士病毒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鸨类在全世界共有23种,分布在欧、亚、非、澳四大洲。中国仅有三种,即小鸨、波斑鸨和大鸨。小鸨分布在新疆北部、西部和天山;波斑鸨也分布在新疆两部天山和北部地区;大鸨则分布较广,自内蒙古的呼伦贝尔盟,东北的南部和西南部,河北,山西,陕西,河南,山东,西至甘肃兰州等地。

  至于为什么叫鸨鸟,还有一个传说:古时有一种鸟,它们成群生活在一起,每群的数量总是七十只,形成一个小家族,给它起什么名子呢?于是乎把它的集群个数联系在一起,在鸟字左边加上一个“七十”字样,就构成了“鸨”。当然,文字学者固然视之为无稽之谈,但个中负载的民俗信息也堪可玩味。其实呢,这是在于鸨鸟性喜群居,如雁有行列,就是相次的意思,而古诗里所云“鸨行”就是指天空大军般的鸨阵。

  鸨鸟的反击招数十分骇异,屁股朝敌,向鸷鸟激喷大粪,鸷鸟立即被恶毒的粪水腐蚀掉很多羽毛。鸨鸟雌雄羽色非常近似,雄鸟喉部近白色,并生有类似胡须的纤羽,繁殖期时,喉部转为嚣张的橙栗色。上体深棕并杂有黑斑,两翅灰白,但在飞羽的尖部却逐步黯淡,犹如一截喂满毒汁的黑刀尖。一直蔓延着这样的传说:鸨鸟只有雌的而无雄的,它是“万鸟之妻”;另外一种说法就更具挑战意味,鸨鸟有同性之间交配的非凡本领,相互帮助,相互站在彼此的背上向顶峰冲刺,并往蛋中注入激情的液体。联系当下行情,大概就是同性恋的祖先。但没有雄鸟怎能传种接代呢?据我的分析,很可能由于雌雄的体羽颜色过于近似,尤其是在繁殖期时,观察者已经被交配的仪式弄得目不暇接,难以自持,自然不辨雌雄。事实上雌雄是轮换孵卵,但人们总认为巢内孵卵鸟不变,给人们的印象理所当然的是没有雄鸟。

  由于具有淫鸟的恶谥,在《西游记》中,孙行者与二郎神斗法时,孙悟空变作淫鸟时,后者就不肯跟它斗法。因为害怕沾到晦气。但是茅盾先生却认为:“我以为淫鸟终不能听其逍遥自在,你的不屑,在它竟会看成不敢而自鸣得意的。所以在该斗法而又非取某种态度不可的时候,我们自己实在不必硬搭固定的架子。”这种不避污秽的气概,可惜的是,在他身上早已荡然无存了。

  不良的文化认识总是观念的导师,这促使了语言隐喻功能的高度发散,制造了很多怪异、开启民智的词汇。比如:鸨行(鸨鸟的羽茎);鸨奥(鸨鸟的脾脏与小肠);鸨合(鸨与他鸟相合。比喻男女或者同性)。至于鸨鸟终于跟人类的皮肉生涯产生水乳交融的关系,首先要归功于民俗,春秋时齐国设“女闾七百”,就是最早的官办妓院。越勾践、汉武帝设“营妓”等专为军队提供性服务,这种体制开办的性销售机构同时供应伙食,鸨鸟是其中的野味,而鸨鸟在一些地方就被称为大野鸡;其次,主持皮肉交易的老板往往是卖尽了春色徒剩一身痴肉的世故女人,现在终于听命于体制了,她们雌性激素澎湃,却一直在做无用功,在外形上,与肥胖的鸨鸟构成了“通感”,加之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的欲望公式,完全具备身先士卒的冲动。因此,从鸨鸟身上飘落的词汇羽毛,不幸直接与她们完成了空中对接。如:鸨妓(老妓女);鸨儿(指鸨母,开妓院的女人。即妓女的养母);鸨公(对鸨母丈夫的戏称);鸨母(开妓院的老板娘)等等。

  枭为恶鸟主要是因为:小枭一出蛋壳就咬死母亲,吃母亲的骨肉为食物自己长大,(獍为吃父恶兽)吃自己父母岂不是”恶“!枭奴(凶狠的奴仆);枭獍(枭镜。比喻凶恶忘恩的人。

  鸩是一种毒鸟,相传以鸩毛或鸩粪置酒内有剧毒。泛指饮毒酒所致中毒者。《辨证录中毒门》:“人有饮吞鸩酒,白眼朝天,身发寒颤,忽忽不知如大醉之状,心中明白但不能语言,至眼闭即死。”制鸩酒方法最为简便,即以鸩羽拂之于上等好酒,酒色香味不变,而鸩毒尽入,喝之顷刻间五脏俱溃,神经麻木,无痛而死。鸩酒一直是皇宫谋杀、赐死的上品。

  脖子上有一圈发亮羽毛的大鸟,鸩鸟眼里充满着血红的颜色,鸩鸟只能生活在有古木有蛇蝎的山林里,它喜欢筑巢于高数丈的毒栗子树上,鸩鸟筑巢的毒栗子树下数十步内寸草不长,因为鸩的羽屑及污垢落下来足以使许多作物枯死,唯有毒栗子树不怕鸩毒,毒栗子人畜吃了要死,而鸩鸟却视为美餐。鸩鸟栖居的树丛周围的石头上都有暗黑的斑点和细微的裂痕,这是鸩鸟类的粪便落在石头上的缘故。鸩鸟除了吃毒栗子,也啄食毒蛇,山林内,凡是有毒之物必然由鸩来吃。所以,有鸩的山林必有毒蛇、蝎子等有毒物质,这也是鸩鸟类生存的条件之一。所以进到有鸩鸟的深山找鸩鸟,对熟知鸩习性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,难的是人进入鸩鸟的领域也像其它鸟兽一样,凶多吉少,常常是有去无回。

  “饮鸩止渴”典出《南朝宋·范晔·后汉书·卷四十八·霍谞传第三十八》:“光衣冠子孙,径路平易,位极州郡,日望征辟,亦无瑕秽纤介之累,无故刊定诏书,欲以何名?就有所疑,当求其便安,岂有触冒死祸,以解细微?譬犹疗饥于附子,止渴于鸩毒,未入肠胃,已绝咽喉,岂可为哉!”

  东汉时,有人于大将军梁商之前,诬告霍谞之舅父宋光,私自删改朝廷诏书,光为此而入狱。时年仅十五岁之霍谞上书予商,为光辩白。书曰:“光位极州长,素来奉公守法,无纤介之罪,纵于诏书有所存疑,亦不敢冒死而擅改。犹如人在饥时,以毒草来充饥;而于渴时,饮鸩酒以解渴,甫一沾唇,未入腹中,已告命丧,焉可为哉?”商阅书后,甚觉有理,呈于皇上。未几,光免罪获释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dixiebandcamp.net/eduzhanshibingdu/1001.html